2007/04/07

瑞士. 伯恩之旅 愛因斯坦的夢

 


走進伯恩,走進了愛因斯坦的夢。
 
十多年前的枕邊書,早已經束之高閣。出發前四處蒐尋著伯恩的資料,似曾相識的書名跳到眼前;閉上眼睛,記起來夢中的城市正是伯恩。
「想像一個沒有時間,只有影像的世界。」其中一個夢把時間從人間蒸發:只記得心跳加快的站在禮堂裡,記得最後一次散步的細雨濛濛,記得在廚房裡祖父為他作的早餐,記得夕陽的紅色和被沖上沙灘的藍帽子……….
 
這很適合一個旅人的心情,到伯恩的這一年我幾歲或是哪一年可以留白,只要把顏色、氣息、聲音和構圖填滿記憶簿就足夠了。



圖像的記憶還可以帶起連鎖反應。在伯恩那迷你形同小學操場的停機坪裡,讓我想起去蘭嶼的那個夏天,臨時起意的旅行,在兩人座的輕型飛機上,一顆心隨著氣流上下砰砰跳;在小小的機場捧著安心下機,找到的第一家民宿便將行李扔了進去。記得那一夜的星空很燦爛。
 
再怎麼小的機場,進去了還是要交個護照驗明正身。老先生坐在窗口,不像海關人員,倒像聖誕老公公,笑咪咪的用德腔英文祝我們玩的愉快。看來,中立的國家連語言都無疆界。
 
事實上,瑞士本身是有語言畫界的:德語區、法語和義語區。愚婦同學就跟我說過,車子開著收音機開到哪一區就會變話發聲呢!猜想因為被這三個國家包圍,乾脆就用語文作邦交了。
 
伯恩屬德語區,我出發前還跟圖書館借了簡單的德語會話CD惡補一下,就怕一口美國英文被人嫌,到時找個廁所都礙手礙腳的;結果,瑞士人能用英文溝通的比例大概佔了70%。在唱片行裡和店員閒聊問起這個狀況,才知道瑞士人到了高中以後,多半會修兩種外國語言,法文幾乎是必修的,第二外國語則會在義大利文和英文之間作選擇。
 
雖然英文幾乎可以通行無阻,我每天還是用德文Guten Tag(good day)和Danke(Thank you)和當地人打招呼。我想這是對當地人的尊重,也是禮貌。果然,我們母女這兩張當地很少見的東方臉,這兩句德文一從嘴巴裡冒出來,簡直像魔咒一樣有求必應。和歐洲人的初次交手,意外的留下了很溫馨的印象。
 
難怪愛因斯坦也說他愛極了在伯恩生活的這段日子。

4 則留言:

  1. 老友,搶留言先
    不過內文字太小...呵呵...偶..看不清楚耶~
    p.s.胡力歐?唱法文...

    回覆刪除
  2. 親愛的老友,這字體的大小好傷腦筋
    之前的尺寸在我的電腦上總會大到黏在一起
    現在我的看來剛剛好
    妳那裡卻變很小啦
    先委屈妳
    太小的時候去檢視那邊選放大字體好不好
    我下回再改囉
    呵呵
    這次在伯恩買的CD
    Francoise Hardy和眾男歌手的對唱專輯
    果然厲害
    男聲正是胡力歐耶
    p.S. 卡片收到沒?

    回覆刪除
  3. 有了,照你所說去檢視放大字,原來可以這樣弄呀?歌很好聽...不小心早起,今天要忙一天...想妳

    回覆刪除
  4. 真不能旅行太多
    會想偷懶
    明天再放假一天
    我也要收心工作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