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6

瑞士. 伯恩之旅 過境



想到歐洲旅行已經很多年了,但是每次總有些原因無法成行;所以,這可是我們母女的歐洲處女行,心裡真是混合了各種情緒:興奮、好奇、緊張、擔心、期待………很有點劉姥姥進大觀園的土氣加憨氣,所以呢,連過境都要當大事一樁來寫。
伯恩雖然貴為一國之首都,卻不是個樞紐之地,從美國東岸可以直飛的歐洲城市很多,獨獨沒有伯恩。在德國的慕尼黑機場過境,一等就要等五小時,我們當然是利用所有的時間吃喝逛街,閒蕩四處照相,把機場裡的雞皮蒜毛都當第一手的八卦新聞看待。累翻了,就橫躺在過境室裡非常乾淨的椅子上,把背包當枕頭,外套當被子蓋著就睡起來。我是個睡仙,長途旅行向來沒有時差的我,都是靠睡覺無國界賺來的。蓁寶事後跟我埋怨:「妳知道妳睡到打呼嗎?經過的人都在看妳,害我很想躲到後面那幾排,假裝不認識妳。」
 
「那我醒來的時候,妳怎麼還坐在我旁邊?」我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唉,經過的也只是路人甲乙丙丁,我又不是林志玲還是阿湯哥的老婆,誰記得這個打呼的旅客什麼模樣?何況,在機場睡到呼呼作響的帥哥美女很多啊!
 
「唉,」女兒搖搖頭,「算了,我就低頭看我的書,不要抬頭看那些人就好了。」
 
嗯,不愧是我女兒,這麼快就學會某些時候是不必在乎別人的眼光地。










不過,第一次的過境是把新鮮當有趣;從伯恩再經慕尼黑回美國就有點顧人怨了。大概目的地的安全性最敏感,機場把最尾端的幾個登機門集中分給到美國的航班,分明已經通過一次安檢的我們,還得再經過一層「口供」,從出發地點,到行李打包經手的細節過程,回答YesNo的答案一點都不能馬虎,一不小心,搞不好就把你當恐怖份子嫌疑犯處理了。「口供」錄完,安檢人員把護照號碼和名字抄下,再在護照上貼上一張小小的Security貼紙,這才真正「通關」了。
 
我又學到一件事了:在歐洲過境到美國時,轉機時間寧可長一點吧,不然這種過關架式,非把趕著接機的人氣出心臟病不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