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5

The View Without Boundary


Time present and time past
Are both perhaps present in time future,
And time future contained in time past.

此刻與往昔,存在於未來的時間;
而未來,它一直都在過去的時間裡。

美國詩人愛略特(T.S. Eliot)詮釋的時間,在電影「蜘蛛人」第二集裡,被Dr. Otto引用來佐證,詩比科學要複雜得多了。他對Peter說:「T.S. Eliot is more complicated than advanced science.」

說穿了,凡是不能了解的事物,都是複雜的。對男人來講,女人是複雜的;對詩人而言,相對論是迷離的;對我來說,數學根本是無字天書。
 
就算是天才也有死角。
 
詩人Eliot和科學家Otto的時間異域也許可以用科幻電影「Time Machine」來解釋:科學家為了改變未婚妻的命運,發明了時光機回到過去,改寫所有惡運的元素,愛人還是難逃死劫。科學家可以操縱時間,卻百思不解「為什麼不能改變愛人的命運?」。直到他找到了答案:「因為未婚妻的意外死亡,你才會發明時光機回到過去;若是改寫了她的命運,時光機就不存在了。」――詩人說的往昔、此刻與未來,對我來講,比方程式和公式要易解多了。
 
我還真希望,我的背後有一雙科學家的眼睛。
 
其實,沒有也無妨的,那些我看不懂的領域就像塊處女地,永遠都有待開發的潛力和神秘感。自己有盲點,至少該學會對「不了解」的事物敞開心胸,而不是趾高氣昂的批判它。封閉的心態,就算是井底蛙坐上了飛機,也還是個井底蛙。
 
在人生裡迷路,往往不是因為找不到路,是因為不願意轉彎。
 


後記】這一篇算是有感而發,因為從九月起,女兒就是高中新鮮人了。在討論選課的過程中,她自然會表達出對科目的好惡喜厭。我只是提醒她,不要因為某一科唸的辛苦就討厭它,排斥它,這樣以後會更辛苦。最重要的是,不要因為自己搞不定某個主科,就斷言它是無趣的爛攤子。永遠記得讓自己的心胸視野無限大,將來才不會把自己綁死。
 

2 則留言:

  1. 哎呀,的確是~不能理解的事。
    存在著好多不能理解的事、、、
    記得以前讀到羅桑倫巴(西藏人)
    說起自己第一次在英國看到水龍頭,
    驚駭莫名。
    我也覺得詩人的解釋(時間),簡單多了。
    因為,我們可以自己掄過去、、呵
    你希望背後有科學家的眼睛,
    嗯,我希望自己的心眼有時候不要這麼固執。嘻嘻
    說到盲點,我瞎了。
    蓁寶上高中了?
    哇滴乖乖、、、我們,
    我們、、、唉、、我們。
    版主回覆:(08/26/2007 05:44:35 AM)
    說老實話
    我對詩的體會是晚熟的
    人生裡有些事沒那經驗
    是怎麼也不會懂的
    呵呵
    無關智慧是吧
    絕緣就是絕緣
    是的
    蓁寶要上高中了
    不過在台灣她還是初三
    因為這裡的小學只有五年
    而高中念四年
    選課和上課的制度已經像大學的縮影了
    未來還有校外工作的學分
    我還真喜歡這樣的教育體制
    我們?
    我們在他們的身上看重播吧

    回覆刪除
  2. Dear 牧羊神:
    看了這篇文章,想起我唸書時對數理的排斥,我一直覺得基礎沒打好,從此就不可能跟上了。心中一但對某些事情存有成見,學習就更受到限制了。
    其實,我只是比一般人晚受到邏輯的訓練,也就是老人家說的,開竅的晚,所以沒有辦法用邏輯的方式來分析事理及自已的未來。
    如今回顧過往,就像你說的,漸漸了解,當年對於數理一直考不好的心節,其實是沒有必要的。因為,這心節完全來自對成積的在乎,並不是我真的學會了未來能做什麼,或是我是否想當一個科學家。因為這些都是邏輯層面的事情,我完全不會。
    這世界有一半人搞不清楚另一半人的世界。適合怎樣的發展,珍惜自己擁有的特質比較重要。
    祝福你和你女兒
    版主回覆:(08/26/2007 11:35:31 PM)
    Dear William:
    我自己也是啊,學生時代對數理完全沒輒, 恨之入骨, 數學課本連碰都不想碰
    但是, 我們卻可能非常適合美式教育, 因為開竅的慢,而且蠻篤信自己的經驗學,很多事我們到了某個人生階段, 會豁然開朗; 呵呵, 我想我們都是那種逼不來的頑固份子吧
    我其實一直都有著摩羯座的主觀
    好像是作媽當了老師之後
    才意識到每個人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我這輩子大概永遠看不到科學家們在方程式和機械裡看到的美好或奇蹟(電影Beautiful Mind裡的納許解碼的那幾場運鏡不就是數學家眼裡的藝術?)
    但我再也不會譏諷數學無趣死板
    就如同很多人也看不懂詩的意境或是畫的意境是一樣的
    呵呵
    不過我還是會受不了看不懂的人硬要評論好壞啊
    不喜歡是一回事
    看不懂卻要說這戲不好或哲學無用
    就很有點夜郎自大的味道了
    我以前就會這樣自以為是的評頭論足
    現在是提醒女兒
    可別作夜郎呢
    對於那些我們永遠也不會了解的事
    也就不用耿耿於懷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