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7

鮑許的最後一堂課

我向來不是一個好學生,在學校除了有興趣的科目之外,都是混及格的。從小最恨的就是大人們拿小孩子的成績單論英雄;自己作了媽以後,對於天天把孩子的成績等級掛嘴上的「大人」,更是偷偷在心裡碎碎念著「迂腐」。唉,人生豈是用一張張成績單建立起來的?
 
學習,態度比成績重要,因為人的心態影響一輩子。我始終相信,人生的夢想,是建築在觀念的基石上。而我自己離開學校之後,反而從來沒有停止學習;如果以投資報酬率來算的話,我在人生大學裡得到的收獲,比在學校多了好幾倍。我大概註定是學習軌道上的逆子。
 
這兩天收到學弟轉寄來的一個影音檔,「Dying 47-Year-Old Professor Gives Exuberant “Last Lecture”」,全程一小時又四十四分鐘,我分兩天看完,大笑無數次,哭了兩次,還勤學地作了筆記;因為看完演講以後第一個念頭,是想轉述給我的兩個孩子聽。
 
如果你的英文聽力不錯,我會建議你先看完Dr. Pausch的演講,再繼續和我一起分享他的夢想和視野………

The computer science professor, Randy Pausch
 
「不要憐憫我,」在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卡內基-梅隆大學任教資訊科學系的Randy Pausch笑咪咪的說,「雖然一個月前醫生說我只剩下三到六個月的時間了,但是我現在身體狀況再好不過。」他當場作起伏地挺身,臉不紅氣不喘。
 
四十七歲,是年輕了點,三個兒子最大的才五歲,最小的一歲。Randy面對的是胰腺癌,此時此刻,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在課堂上,Randy從他的童年,最初的夢想說起。一個喜歡在牆上畫畫的小男孩,想知道飄浮在太空中是什麼感覺,希望打進NFL美式足球(橄欖球)大聯盟,這輩子能為世界百科全書(World Book Encyclopedia)寫一篇專文,並成為星艦迷航記(Star Trek)裡的柯克船長(Capitan Kirk),有朝一日他還要為迪斯奈設計主題樂園(Walt Disney Imagineering)。
 
看來最實際的一個願望:打進NFL,成為大聯盟球員卻是唯一沒沾到邊的夢想。但是Randy卻在失利的地方找到了利基:因為沒有進入大聯盟,他才有今天的另一番成就;因為練球,才知道凡事若沒有打好基礎和下苦功是不會成功的(天知道我用踢球舉例,苦口婆心要學生練琴有無數次了)。Randy還悟出了「經驗」的定義,那就是:「你得到獵物以外的收穫。」(Experience is what you get when you didn’t get what you want.)
 
最後一個,也是他從美式足球裡學到最巧妙的一個觀念便是:「假動作」(Head Fake)。Randy說,表面上我們在踢球,為了要贏球;事實上,我們真正在學的是:團隊合作,有始有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Most of what we learn,we learn indirectly.」
 

這真是說到我心坎裡啊!因為我常跟學生和家長說:「學琴不是為了作音樂家,而是在學 “專心” 、“手眼協調”、“耐性”å’Œ“享受音樂”。」

 

另外四個夢想,Randy都實踐了。不過,作柯克船長這事有點修正:「Becoming Meet Capitan Kirk」。看到那個叉叉全場都笑了,夢想當然可以塗塗改改的,因為願望不該用來綁死自己,人若是沒有靈活的想法,便只能做一個呆板的工具。

 
仔細聽Randy述說他圓夢的過程,不難發現他是一個「全才」:會唸書之外,還有通達獨到的遠見和人生智慧。求學的過程他輕描淡寫帶過,人生裡的歷練和心得才是他九十分鐘的主題。Randy相信從旁人身上學習是很重要的,而且每個人一定有自己的長處,就算不那麼顯性,如果你有耐性發掘,你絕對可以找到「驚喜」;「貴人」其實就在你身邊。
 

Randy說他的成功絕對不是自己一個人搏來的,然而貴人也不是憑空出現的;良師一席話,如果沒有用心傾聽,根本產生不了影響,遑論改造人生?Randy在Brown University念大學時,覺得自己不是念書的料,決定一畢業就要投入職場;他的教授卻對他說:「你應該繼續念,如果可以念個博士更好,因為你是個非常優秀的業務員,實在該去推銷個有價值的產品,你去推銷 “教育” 如何?」

 
教授,您真是我的偶像,不但慧眼識英傑,連遊說的技巧都讓人折服。
 
於是,Randy決定繼續念書,美國的教壇也多了位良師Dr. Parsch。
 

看來,發生在Dr. Pausch身上的事似乎都很容易?當然不是,也有挫折感很重的時候。Randy說年輕時,有一回和母親抱怨生活裡的壓力和不如意,他母親溫柔的附和他:「是的,親愛的,我很了解你的痛苦;因為你爸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很辛苦,記得嗎?他那時在戰場上跟德國人打仗。」

 
聰明的媽媽,這招我也要學起來。
 
Randy說,一條路走到谷底的時候,你還是有決定權的,遇到困境遇到壓力遇到難關,你是要作小熊維尼裡的tigger 還是Eeyore?有誰愁眉苦臉的抱怨不停就能解決問題?
 
再向老師鞠個躬,這可是我一直在提醒女兒的「選擇權」啊!
 
我非常喜歡Randy的「磚牆哲學」:一堵磚牆擋在你的夢想大道上,可不是沒有原因的,它是用來考驗你,願意花多少時間和精力衝倒這個障礙?
 
「磚牆不是擺來堵你的路,是用來堵衝勁不足,毅力不夠的人。」
 
有的人選擇轉頭另尋出路,也沒什麼不好;Randy 選擇打破磚牆,今天他站在台上分享穿過磚牆以後的風景,讓這個世界上大部份的人能看到他、聽見他的聲音。
 
這場演講最動人的地方就在於他不斷強調的「分享」和「幫助」。
 
「自己的成就感總是過一段時間就消失了,但是藉由分享和幫助別人åœ
“夢所得到的回應和感激,那才是持久不斷的感動。」於是Randy用教育傳遞他的圓夢之路,創立免費下載的「Alice」軟體,讓電腦軟體教育更普及大眾。而讓我最感動之處,是他一句:「Focus on others, not yourself.」接著後台推出一個大蛋糕,因為演講的前一天是Randy的妻子生日,他心裡惦記著,但是為了要準備演講沒辦法好好慶祝,轉念一想,延後一天讓全場的聽眾一起為他的妻子慶生,好像更有意義。
 
他妻子哭了,我也哭了;因為我看到一個男人,不管成就多偉大,他的成功永遠無法和家人相提並論。自身攜帶的末期癌症也好,別人給予的如雷掌聲也好,在Randy Parsch的世界裡,請記得把聚光燈打在別人身上。
 

「我今天的講題是 “ How to achieve your dream “ ,但是有誰知道我真正的題目?」最後一堂課接近尾聲了,教授丟出問題,有誰聽懂了我真正要教你們的事?

 
「我真正想讓你們明白的,是如何 “主導” 自己的生命(How to lead your life.)。」
 

「如果你使用正確的導航器,你就會找到目的地,而夢想會來與你相會。」(If you lead your life the right way, the karma will take care of himself, the dream will come to you.)

 
課堂上一片沉默,Randy又丟出了第二個問題:「現在,有誰知道我的第二個 “假動作” 是什麼?」聽眾席裡有人笑了,猜想教授的答案一定很幽默。
 
「這場演講不是在對你們說話,而是我給我的兒子們上的最後一堂課。」驀然記起電影「My Life」裡,患了癌症的父親拍了卷錄影帶,留給他的妻子以及未出世的孩子。能預知死亡紀事不好嗎?我卻覺得人生最後一段路能全心全意交給家人是幸福的。
 
有沒有發現,大師們的「最後一堂課」都不是動力大氣學,或是生化實驗成果,還是什麼經濟學的新理論或諾貝爾級的大發現;教授們傾畢生經驗想傳達的都是他們自己摸索領悟到的「人生智慧」。「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Tuesday with Morrie,電視電影版則是由已過世的Jack Lemmon主演,和查令十字路84號一樣動人的小品。),社會心理學教授莫瑞給體育專欄作家上的最後14堂課,也都是人生課題。然而,被瀕死的生命感動很容易,真正能將大師最後一堂課融會貫通的人是需要歲月來消化的;甚至,還要有勇氣和耐心去突破普羅價值觀的那堵磚牆,才能實踐這最後一堂課的精華。
 

如果說Randy Pausch這堂課還有一個弦外之音的話,那應該是:「不要只是起立為我鼓掌,流淚感動,請把我今天傳授給你的錦囊用在你的人生裡吧!」


07/25/2008æ›´æ–°
鮑許教授在今晨過世, 這裡是他的抗癌手記


2 則留言:

  1. 勵志!好勵志!
    我瞧見「成為柯克船長」改成「遇見柯克船長」我也笑了。當你的學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也許他們現在不懂得,但若干年後回想起來,心中應該充滿感恩的心哪(by歐陽菲菲)。
    我喜歡這個,「凡事沒有下苦工打好基礎這一條」,然大部分的人,老天總是會給他一次好運氣。一旦運氣用光了,他總是自怨自棄,卻總不明白是自己的問題。呵呵 我們習慣瞧見別人在舞台上的光采奪目,可是許多人卻不知道也看不到那背後的辛苦汗水呀!哎呀,害我也勵志起來了~
    對了!遇見一堵牆,咳、、、衝過去,粉痛說。我想我會想辦法用爬的翻過去。「衝牆」這種費力氣的事情,還是留給專業的人去撞吧!哈哈
    (想念妳喔)
    版主回覆:(10/17/2007 03:21:24 PM)
    唉唉唉, 親愛的同學
    說我是 "有熱血的媽媽"吧
    看完這個演講之前
    在兒子學校聽到幾個媽媽們的談話
    很嘔血啊
    我常想我們自己經歷過的青春期和面對被比來比去的經驗
    怎麼過了好像都不算數了?
    硬要在自己孩子身上再來一次哩?
    好像惡婆婆一定得作一次
    因為自己以前被虐待過?
    都說是為孩子好
    其實為孩子好最重要是給他樂觀積極的人生觀不是嗎
    我跟胖小子說
    以後千萬不要跟我說 :"麻咪, 這些夢想都是妳要的, 不是我的"
    然後他說,"喔, 好, 那我要作廚師, 而且是不看食譜的廚師"
    呃, 圓夢不忘該偷懶的事, 這是我家小朋友
    羅莉塔說 "oh, yeah!以後吃好東西不必花錢, 我還可以帶男朋友去喔"
    把我笑使了
    人最可悲的不是看不到自己的問題
    而是別人幫他點出來之後
    自己死不承認或是寧可原地踏步也不願進步
    人不必完美
    但至少給自己一個進步的空間吧
    呵呵
    那些人家看不到的幕後血汗
    妳我好像總是能看到
    這算不算也是老天爺賜予的"天賦異稟" ?
    因為看到很多表面以外的東西
    我們因此懂得 "可貴" 的真義啊
    偷偷跟妳說
    遇到磚牆我很可能是用繞路的方式
    我沒有工作狂也沒什麼野心
    譬如說寫童書吧
    嘿嘿
    總算是給我逮到機會了

    回覆刪除
  2. Thanks so much for sharing it!
    我的眼淚還在飆出來,說不出話來.
    版主回覆:(10/18/2007 01:12:10 PM)
    啊, 妳也飆淚了啊
    Dr. Pausch目前持續作化療
    狀況蠻穩定的
    他12月初還去潛水
    偶爾請好友或家人照顧孩子
    和妻子兩個人去作個短期旅行
    這樣的人生即使短了一點也無怨無悔了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