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1

Orphanage / 靈異孤兒院

以下處處是地雷,還有爆炸力超強的結局。強烈建議未看電影的讀者在此止步,以免破壞了對這部電影的觀察力和想像力。
 

你聽說過吧,在Neverland的小孩,永遠都長不大。
 
「Orphanage」令人聯想到日本作家桐生操的「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從童話的後門看進去,一片黑暗和毛骨悚然,直到看見真相的那一刻,全身起雞皮疙瘩,然後抽咽起來。
 
你有過類似的經驗嗎?那種從惡夢中驚醒後,被驚恐和不安的情緒偷襲,然後痛哭失聲。
 
「Orphanage」果然是部不折不扣的恐怖、驚悚片;它根本就是天底下所有父母親的夢魘!

 
「我始終忘不了小時候讀小飛俠時所看到的一頁插畫,那是Mrs. Darling站在窗口,等著孩子們從Neverland回來。我一直擺脫不掉那個影像,那種等待的悲傷;一直想寫另一個Neverland的故事,從一個母親的角度去看Neverland.」編劇Sanchez曾經在一次訪談中提到,這故事在心裡已經蘊釀多年了。
 
於是,我們看到女主角蘿拉是個37歲的母親,她是個孤兒,在七歲那年被領養,平安快樂的成長、成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雖然這兒子Simon也是領養的,還是個愛滋孩子,她視如己出。
 
蘿拉在孤兒院的記憶是溫馨快樂的,多年後她回到童年舊地,買下已經被荒棄的孤兒院,打算多收養幾個有身心障礙的孩子,也重建她自己的童年回憶。
 
但是七歲的兒子Simon從住進這座深宅大院後,imaginary friend愈交愈多;初時蘿拉還以為是Simon太寂寞了,然而身為母親的敏感又讓她覺得不安,而Simon畫下imaginary friends其中一個還戴著奇怪醜陋的面具。
 
孤兒院準備重新開幕的野宴會上,Simon要蘿拉去看他新朋友Tomas的房間,還發脾氣打翻蘿拉手中的食物;蘿拉緊繃多日的情緒也爆發了,忍不住揮手打了Simon一巴掌,要他待在房間裡不准出來。
 
但是,Simon就在這天失蹤了。
 
電影從這裡進入高潮,前面看似斷簡殘篇的佈局,從這裡開始一一解碼;詭異的老女人,戴面具的小孩,蘿拉在孤兒院玩伴們的命運…………..
 
編劇也將童話故事放在裡面作了某種線索:像是Simon看完小飛俠以後跟母親的對話:
 
Simon:「如果我去Neverland,妳會陪我去吧?」
Laura:「我已經長大啦,怎麼去Neverland?」
但是後來Laura為了找到兒子,怎麼也要找到「Neverland」的「入口」。

 
還有Simon沿著沙灘放貝殼,要他的imaginary friend能找到他家的路;是「韓森與葛蕾特」兩兄妹被後母惡意遺棄在森林時,丟麵包屑找回家的路。這也在暗示,這些冤死的孩子並不是惡靈;在電影裡,後來會看到所有的貝殼都集中放在蘿拉的門口,當時看到有點驚心,但是看完電影再回想到這一幕,心酸酸地,因為知道這是一群終於回到家的孩子。
 
另外一個印象深刻的伏筆,是電影開頭的遊戲:「一、二、三,木頭人。」
 
這個遊戲最早應該是在19世紀由英國人發明的,在英文裡後來還引伸為「Knock on wood」,用來去晦氣。
 
而蘿拉一直以為是這些冤死的孩子引誘Simon去作伴,她為了跟他們通靈,用盡心思也不得法,最後想到小時候她們最愛玩的這個遊戲。
 
說來這段戲我是看的全身寒毛直豎,導演把蘿拉放在長廊的一角,每一次她喊完「一、二、三,木頭人」回頭,鏡頭就會帶到她身後那片黑暗的角落。一次沒人,兩次沒動靜,第三次砰的一聲,回頭看,有一個房間的門開了。第四次回頭,五個黑影,第五次回頭,人影近了些,可以看到她幼年玩伴的模樣依舊,第六次只看到四個人在那裡,第六次,一隻手從蘿拉背後伸上來,用力的拍她的背,大家一轟而散。
 
氣氛很詭異,卻更確定這些孩子並無惡意。等到片尾的時候才意會到,所謂的靈異和恐怖是幌子,真正的恐懼其實是來自無窮無盡的等待和尋找,在沒有答案的漩渦裡不得安寧。
 
在Simon失蹤的九個月後,因為科學的方法找不到兒子,參加互助團體也無法心安的蘿拉轉向靈媒求救。靈媒沒有找到Simon,卻看到了五個冤死的小靈魂;她對蘿拉說:「seeing is not believing.」意思是不管妳蘿拉看到了什麼異像,如果妳並不相信另一個世界的力量,是很難找到Simon的。

 
是了,Believe,如果不相信neverland的存在,怎麼找到它呢?
 
於是蘿拉要求準備放棄,並要她儘快搬出房子的先生給她最後兩天。「只要兩天就好,如果這兩天我還是找不到Simon,我就跟你離開。」

 
因為相信,這些童年玩伴果然回來了,也真的幫她找到了Simon,但是也害怕他們想永遠的留下Simon。於是蘿拉緊抱著兒子對他說:「只要想著我們在一起的生活,想著我和你爸爸,別的都是假的。」只要對那個世界存疑,他們就會消失了
 
果然,玩鬧的聲音消失了,緊抱在身上的軀體也消失了;回頭一看,Simon已經乾枯的屍體在地上,過去九個月的畫面開始如電光火石在蘿拉腦海裡重整:她是如何誤卡住Simon的唯一出口,而夜裡聽到的搥打聲並不是鬼魂的惡整而是Simon的求救。
 

It’s not fair, I find you.」用蘿拉內心的O.S.翻譯就是我終於找到了兒子,他卻死了,而我到現在才知道,那個兇手竟然是我。

It&rsq
uo;s not fair. I find you.

 
哪一樣比較可怕?永無止盡的等待和期望?還是終於找到了答案,然而這答案卻讓人心碎又內疚?
 
窗口邊的燈塔亮起,想到電影開始沒多久時,蘿拉曾經跟Simon說過,當他害怕的時候,會有一道看不見的光保護他。這時候,Simon的雙腳落地站起,仰頭對著蘿拉說:「媽咪,妳留在這裡照顧我和其它的小朋友好不好?」
 
一個小女孩走上前來,雙手摸著蘿拉的臉,轉頭興奮的跟其它小朋友說:「是蘿拉,真的是她,是長大的蘿拉!」
 
長大的蘿拉,從此定居在Neverland
 
【補記】

1.      電影中的Tomas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可惜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把重點放在蘿拉的角度上,所以很難帶入Tomas的細節。

2.      電影商強調這部片的製片,是「羊男的迷宮」導演Guillermo del Toro 。事實上他也真的只是掛了個名,因為Orphanage的導演和編劇都很嫩,Guillermo可以助長聲勢。不過,一個純度高的導演和編劇,創意也比較不受市場左右,結果成績出人意外的精彩。

3.      剛看完電影的時候,還有點「理性邏輯」作祟,覺得情節上有好幾個「漏洞」。像是五個孩子的失蹤應該是大新聞,怎會無人知曉;還有當時的孤兒院負責人哪裡去了?不過寫完這篇之後,我覺得那些洞不影響整個佈局和尾聲(也不難自圓其說),就不在這裡挑剔了。

2 則留言:

  1. 看的我冷汗直流
    是驚悚跟恐怖呀~最終回到原始的議題:信任
    看你寫的好好看,
    可我就是無法克服"恐怖片"或是懸疑片的障礙,一個糟
    看你寫到賽門其實早就死了
    原來母親總是固執的只相信自己的感覺或信念
    那個一二三木頭人的片段也好恐怖
    光看你寫的就粉讓人汗毛直豎
    對了,每回發了誓或是放下狂言:我絕不會怎樣怎樣...
    接下來一定自己會偷偷找個木頭拍一下
    嘻嘻
    做母親的看了這片子一定很驚心
    貝殼一段,很精采哩
    版主回覆:(02/03/2008 12:38:07 AM)
    嘿, 還想說妳怎麼"偷跑"哩, 原來妳是打定主義不看囉
    我好像有十幾年沒看恐怖片了
    這部因為大家都說好看
    我忍不住捉了朋友一起進戲院壯膽
    看到片尾又哭了
    不過晚上還是要整夜讓音樂陪著才能入睡, 呵呵
    我喜歡這部電影
    編劇很有創意耶
    聽說劇本在2004年就被日舞影展看中
    請了另外十個有經驗的編劇給Sanchez一些建議以後
    就讓他自己繼續發展
    花了三年才完整的故事, 還真是不簡單
    真正的驚悚片
    是寫出人類心裡真正的恐懼和陰影吧
    有機會
    抓一個肩膀進戲院去看去...

    回覆刪除
  2. 終於追上牧羊神看電影的速度了。一連兩個星期看了贖罪與靈異孤兒院,又是受了不少衝擊啊!
    對於靈異孤兒院這類的電影是又怕又想看,好在有人和貓陪睡,不然可真害怕呢!不談那過於可怕的畫面,這真的是一部有創意的好電影。
    版主回覆:(01/24/2008 01:58:33 PM)
    哈哈, 我還想說過完這周
    我要加快腳步趕上妳的網誌的進度了
    最近忙, 也有朋自遠方來
    沒辦法好好的到妳那兒留言呢
    我也很怕恐怖片
    不過這部真的很好看
    像現在
    嚇人的景像已經都忘了
    記得的, 都是被感動的情緒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