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0

Quebec + Montreal, 2008秋 / 漫步古城

<!--[if !mso]> <! st1\:*{behavior:url(#ieooui) } -->



這次旅行最愛的一個角落


 


旅行之後回到家,感覺總像是夢境一場。實實在在發生過的事,在整個人生裡短暫的像則花絮,卻又比一年半載的生活還要精彩。此刻,看著自己叨絮不休的筆跡,真有點啼笑皆非,原來夢的筆記就這德性吧:天花亂墜。要整理出一個有頭有緒的「遊記」我看是免了,這裡放的是修飾過「旅人獨白」。



<旅行,就是作自己>



女導演瑪麗貝克(Mary Lambert Backer)曾經說過:「人老了不會變得更好或更壞,只是愈來愈像自己。」


我的每一次旅行都在印證這句話,其實說穿了也就是「死性不改」;旅行可是為了自由才出發的,「不自由,毋寧作老媽子」。我的旅行有一部份是為了實現「任性」:想去哪就去哪,累了就休息,有體力就玩個夠本,想省錢吃麥當勞,想寵胃就進有星星的餐廳,旅館要乾淨舒服,時間要充裕的暢所欲為……………旅行其實是很耗體力也很辛苦的事耶,我第一個溺愛的就是自己的情緒。


另外一部份,是用「獨立」和「勇氣」讓自己的心別太快老朽掉。人和地的第一次相遇,就算不投緣也得相處好幾天;每年把自己丟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環境裡一個星期,怎麼過?要讓腳長在嘴上還不見得每次都可以比照辦理,到了語言不通的國家,總不能老是到pub裡晃,等著遇見「Lost in Translation」裡的另一個比爾莫瑞(唉,而我也不是芳華雙十的史嘉麗了)。四十歲以上的歐巴桑得嗑地圖,蒐集很多很多的資料挑燈夜戰(當學生時都沒這麼用功),人在其中的時候還要懂得適時的隨機應變;當然,束手無策的時候如果還有一個可以讓人動心而不是噁心的笑容,這自助旅行多半都會圓滿落幕。


在魁北克的火車站裡等車的時候,我就看到兩個大約五十歲的歐巴桑,兩人同心協力的拎了一口大箱子進來,按規定這種行李箱是要托運的,而且不能超過50。她們想共抬的如意算盤顯然是打錯了,因為管理員要她們把多餘的過重物品取出來。兩個女人箱子一打開,哇咧,裡面有一個大枕頭,一個毛巾被,還有一個小的行李箱;我當下有點不懷好意的想說,希望她們沒有把內衣褲散裝在裡面,不然不是很拍謝?


到最後我真的是用力憋氣才守住沒笑出來。想想我自己還以為自己出門怪癖很多哩,原來我是少見多怪了。


 


<街頭音樂家>




這次在魁北克和蒙特婁我忽然發現,街頭音樂家們都很上道的在安全距離裡彈奏;所謂的安全距離,就是你走到小提琴這邊時,絕對聽不到剛剛經過的薩克斯風。蒙特婁的地鐵站裡甚至掛上一個畫有豎琴的牌子,彈奏者一定在這個招牌下定點演奏,但不知要不要付什麼規費之類的。


在魁北克舊城著名的大壁畫下,吹豎笛的人身上披著紅披肩,遠看像是個中年男子,靠近照相的時候,仍然沒認出他其實是個「她」。我按過快門時,剛好也換曲了,我愣了一下,眼淚啪答一下掉出來。


她吹起了我剛到美國時看的電影「Legends of the Fall」的配樂。這部電影的評價平平,對我卻一直有某種意義;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那種雖然親為一家人卻可能疏遠如一片荒原的無邊無際。父子四人,再加上一個知性美人茱莉亞歐蒙,她對流浪成性的布萊德說「我永遠等著你。」然而多年以後她終究是嫁給了他的大哥亞當昆恩,再見布萊德時她傷心地說:「永遠變得太遙遠了。」


而安東尼霍普金斯,有著三個兒子,到最後卻一個都留不住;老么戰死沙場,老大氣他偏愛放浪不守成規的布萊德,出走自立門戶又投靠父親不屑的政客;最愛的二兒子先是流浪在外,多年才回家一次,好不容易安定卻又因兄弟不和導致妻子意外身亡,最終還是將自己放逐在外。老先生聽到惡耗中風的那幕真是叫人心酸,他不過就是想教養出三個有風骨的好男兒,卻事事不如他預期;老人家真的沒有比親人死別離散更悲哀的事。


我還記得亞當曾經憤恨不平的問他弟弟:「我遵守所有的規則,社會的,上帝的,但是,每個人喜歡的卻是離經叛道放蕩不羈的你;父親愛你,老三仰慕你,甚至連我的妻子愛的也是你,為什麼?」


不公平的事情卻沒有答案,那是一個一輩子奉公守法卻得不到愛的人的悲哀,更何況一家人是沒有贏家這個角色的,何苦再爭?


1994年的電影,茱莉亞現在都不知道在哪裡了?可惜她演的好片子不多。


趨前要投錢時,看到了CD和封面上的照片,再抬頭看她才認出她是個應該也才四十出頭的女人,只是滄桑許多。


她的CD要加幣20元一張,我買了。在異地聽見這首曲子忽然覺得走過了浮生千山路,我想那是緣份;20元買一個永遠的回憶,無價。


在蒙特婁也經過無數個街頭音樂家,但身上沒零錢時,也都是低頭匆匆走過。印象比較特別的是有位老先生拉大提琴,位置就在電扶梯的正下方。只要有人踩出去,他就揮著手上的弓嚷著一連串的法文,我猜想他是在大聲疾呼著我們這些路人應該要賞點銀子才公道之類的話。然而他從沒有始有終的拉完一首曲子,一見人就停弓揮弓扯嗓子。看來,音樂並不足以讓他快樂,永遠未完的曲子也不足以感動任何一個經過的路人。


 


<火車經過的地方>


在陌生的城市裡,只要有方便的交通工具,我一定不開車;開車對我這種路癡來說永遠是件傷神的事。坐在火車裡,巴士上,眼前就是一部又一部的人間上映,沒戲好看的時候就胡思亂想,很好玩的。當然,這時候如果還有台鐵的便當,那可就太完美了。


譬如說我坐在舒服的加拿大國鐵裡,看到鐵軌旁的人家,會想說這些人的日子怎麼過的?火車這樣一班班的飛駛過去,一連串的叩叩叩叩再加上不時拉響的警笛聲,屋子裡的人如何安渡生活不神經緊張?


想到多年以前麥特迪倫演的一部「A Kiss Before Dying」,從小住在鐵軌旁的窮小孩,每天從房間的窗口望出去,就看到銅礦大王Carlsson的運輸火車在他眼前穿梭;長大以後,他以當Carlsson家族的女婿為志願,不擇手段到變成冷血殺手也不罷手。這種「耳濡目染」的影響力還真是嚇人。


平交道前也是個瞬間的眾生相,因為火車有了通行優先權,柵欄後的人一律只得等待,有的人橫眉豎眼乾瞪眼,有的人趁這個空檔塗個口紅喝口水,比較興奮的人跟剎那間相逢的旅客揮手微笑………每個人當下的心情都直接反應在臉上了;我也會想,如果這個時候忽然看到車裡坐著一個你尋找多年的老友,或是日日思慕的舊情人,那會是什麼心情?你們的緣份書裡批寫著「註定錯過」?


是地球暖化的原因嗎?楓紅一年比一年遲。十月初在魁北克古城裡沒見到一整片的紅葉,只有偶爾在火車經過的地方瞥見遠遠一角有一撮紅黃相間;或是突然在經過的河面上看到樹的倒影,就像希臘神話裡的美少年Narcissus看到自己的水中倒影一樣驚豔。然火車走過的地方都太匆匆;你聰明的,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





<時光的階梯>




在魁北克,不停的爬階梯。心裡想著,我每一步都踩在古人手印上呢。


同列聯合國的世界遺產,魁北克的階梯是沒辦法跟長城比的,壯觀的程度當然也差很多,月球上連個點都看不到吧。可是,如果你問我如果可以在這兩個世界遺產裡選一個再去一次,選哪個?


我會毫不考慮的說:魁北克。


走進魁北克城牆之後,好像被時光機器吸到另一個時空似的,這裡面的人都溫文有禮極了。凡是走在我前面的人一定會扶著門,確定他後面有人而且不會被撞到;不管在哪裡要排隊,連老先生都會揮手示意請你先行。我的世界裡偶爾會碰到這麼友善的事,在魁北克卻是天天,每次都感受到這種和悅氣度。老城裡彷彿裝了美好的舊日時光。


想到史匹柏年輕時為電視導的一系列「驚異傳奇」裡,講到1836年在德州Alamo的德墨戰爭,一個德州小兵和20世紀觀光客時空交會的短片。一樣的地方,一直都有不一樣的故事填進來,我真好奇,在那個當下,我是否和誰也這樣在空間中擦身而過?


譬如說,二次大戰期間,邱吉爾,羅斯福曾在芳堤納克城堡飯店(Chateau Frontenac)召開會議討論諾曼第登陸戰略。說不定,我曾坐過的一張長椅便是這些將領拍照留念的地點?



從聖路易斯城門進城之後,朝星型要塞一路沿著聖羅倫斯河往北走,就開始看到各種階梯客。年輕的情侶走走停停不是因為體力不好,而是要找時間耳鬢廝磨;老夫老妻走走停停多半是另一半喘不過氣,另位一半一定要等一等才行;有兩位胖媽媽走完第一道約20來階之後,前看看後看看,決定回頭。還有像我這種背包客,停下來是因為手要按快門,或是順便整理一下照片。還有走的急急如律令的飛毛腿族,多半是趕導遊的通告,實在苦命,連出來旅行還要照表操課。


最有趣的階梯是通往小香普蘭區(Quartier Petite Champlain)的斷頸階梯(L 'Escalier Casse-Cou)。因為以前是又長又陡的木梯,樓梯後面是空背,稍不小心就會拐到腳摔斷脖子。在走這段樓梯時我還幾番來回研究哪來的失足險,原來早就改建過了,你甚至不覺得它陡。



 


線條最美的階梯則是在蒙特婁的聖約瑟夫禮拜堂(St. Joseph's Oratory)。聽說有很多信徒在這段階梯上一步一跪拜,從某個角度往上瞻仰,禮拜堂的確有種恢宏莊嚴的氣勢。





 


異鄉的氣息




我的嗅覺並不靈光,但是一出遠門總會聞到「異」味,異鄉的味道。


是因為離開了熟悉的地方,一定會嗅到不一樣的氣息?好像也不是,因為它們又會帶我回到記憶中某一個層次的抽屜裡,陌生的城市轉眼會變成似曾相識。


在蒙特婁又有這種錯覺,走在街上,一直覺得吸進的空氣不同於成長的家鄉或現在生活的家,可是,並不陌生。鼻子努力的翻箱倒櫃,終於想到了這裡很像雪梨;新舊參半的迷惑。


忘了曾經在哪個地方,清晨在旅館的床上醒轉時,那空氣讓我以為回到了某年參加澎湖戰鬥營,第一天早上的大操場。


我的鼻子居然變成牽引現在和過去的重要媒體,這讓一個記性差的人如獲至寶,從此鼻子扭一扭便可以填補失去的記憶了。


啊,雪梨,那個很漂亮的城市,有著貝殼屋頂的歌劇院,也有著很多戴著編年史的建築物;然而,裡面的人總是離「古典」「素養」有很大一段距離。


我是過客,鼻子這樣說,這到底還是個頗為養眼的城市,至少一雙眼睛玩夠本了。




自己的房間


雖然被網路上的一般遊客誤導,害我把在蒙特婁停留的時間訂得比魁北克長,但千辛萬苦作了三天功課找到的民宿(Bed & Breakfast)卻是我到蒙城中最棒的一個決定。


兄弟一同經營的Petite Auberge Les Bons Matins民宿哥哥是藝術家,所以每個房間都掛上他的畫;先不管畫的好不好,「物有所歸」總是幸福的一件事。從大廳到房間到浴室,各種尺寸的畫都有,多半是人,一群又一群的人,畫的顏色和主題都熱鬧極了,但不知畫的人是否也一樣熱鬧?


我住了兩天之後,開始猜想這是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同志民宿?櫃台那個帥帥身材一級棒的Chris,永遠一件V字領衫,每次跟我講話揮手的樣子,說起英文那力求文法精準的咬字連我這個從美國來的都要汗顏。早餐餐廳裡我不知名的waiter只有一隻耳朵戴著耳環(不記得哪邊了),擺我的刀叉時尾指習慣翹著,永遠都微笑待客,彷彿他的工作愉快極了。


還有,連著幾天的早餐,我都會看到一對一對的男性伴侶,他們會為彼此倒咖啡,切水果,輕聲細語的聊天,臉上有滿足幸福的微笑。他們大概都是50歲上下,那種氣氛,比我常見的男女夫妻的互動還要甜蜜。


我不禁想,他們在一起多久了?這樣的外宿是秘密情人的幽會,還是大大方方的攜手出遊?對他們來講,好像沒有什麼事比坐在一起享用時光更幸福的事了。


呵呵,我忽然想起日劇「海灘男孩」裡的海邊民宿,和那些只有日劇裡才有的動人卻不俗辣的台詞:「因為想回家,所以到民宿來。」「哪有民宿把顧客留下來生活的呢?記住,那些顧客都是為了想要回去生活工作的地方,才到這裡來的。」


民宿是出走時的家,我曾在蒙特婁擁有一個家的回憶。






行李箱的內心戲


看一個人怎麼裝他的行李,會不會像窺視到他的第二性格?


我這人看來很大而化之又好相處,可是行李箱可以說得上是一絲不苟;真的,拉鍊一開,裡面像一個歸類分明的收納櫃;絕不會有不雅的東西掉出來,如果當場要我抽什麼東西出來,我可以像魔術師抽走桌巾不掀一物那麼俐落。


貼身衣物我怕髒,一律用那種可封口的透明三明治袋分裝;洗臉的毛巾我一定自己帶著,和小牙刷牙膏(美國的旅館向來不供應這些)等等,裝在另一個盥洗專用袋。另一個,是我的文具袋:迷你剪刀膠帶和訂書機,馬克筆。出門旅行除非有工作需要,我不帶筆電自添負擔,一路蒐集的免費旅遊資訊好像也沒必要照單全收,便把喜歡的照片文字,還有各種票據剪剪貼貼在我的筆記本裡,往後一目瞭然。


看吧,有沒有讓我的家人麻吉刮目相看?嘿嘿,我一個人帶兩個小蘿蔔頭參加十天的日本旅行團,一樣東西都沒掉可不只是幸運而已喔。


最後,雖然飛機托運不準上鎖,我還隨身帶了一個號碼鎖,搭火車巴士,或要留它在旅館房間裡時,小小的號碼鎖可以保護我的隱私和珍貴的寶貝。那個號碼鎖,用的是最愛的人的生日。每次要開鎖,就會想到他一次,這種「強迫內心戲上演」不知道算是羅曼蒂克還是無可救藥?


ㄟ,不要對號入座,在我心目中排第一名的有很多個喔。


 



 



旅行健檢報告


旅行有時候也像做一年一度的健檢;體力(每天至少走六到七小時,爬樓梯,上下坡等等不在預期內的地形考驗)、消化力(外食多過家煮,考驗新陳代謝),抵抗力(天氣搞花樣的時候會不會自己的體溫也跟著混亂?)精神官能(在外地沒有自己的床和枕頭是否能一夜好眠,那可會影響以上所有的狀況。)一週十天之後如果可以從外地全身而退,那就可以跟自己的身體點點頭讚賞一番啦。


有趣的是,我回到家以後,幾位老友家人聽到我每天在外都走上七八個小時,都不約而同的問:「那妳有沒有瘦?」


真是不好意思,我-沒-瘦!一點都沒有!因為我是睡得飽,吃得好的一個健康寶寶。愛玩歸愛玩,但我不逞強,也不會覺得出來玩多睡一兩個小時會吃虧,玩到累垮那才是損失重大。我甚至覺得旅行的時候,為了不生病,我的生活習慣比在家裡還健康:早睡早起,早餐一定吃的豐盛營養又舒服,至少一天吃兩種水果,除了一杯咖啡一律喝水。晚上回到旅館我還會用熱水泡腳,做很簡單的體操動作伸展筋骨,不然歐巴桑背著個大相機怎麼可能步行一日?早把自己的背給整歪了。


說到這裡,我忽然覺得我要謝謝我爹娘,把我生得這麼健康,又傳授給我一個樂觀積極的人生態度,我才能把自己平凡的人生過得如此豐富。哈哈,一趟長途旅行下來連嘴巴都甜了,這是刻意真心寫給常在我格子裡假裝無心溜達的爹娘看的。



 



漫不經心的獨白到此告一段落,此行的照片和一些筆記放在福利客裡,有興趣的人往此行:魁北克按這裡。蒙特婁按這裡


10 則留言:

  1. 真令人懷念的城市、電影與音樂。牧羊神真的是說故事的高手。
    版主回覆:(09/02/2008 08:02:57 PM)
    啊, 好久沒聊了, 我這陣子連格子都疏遠了呢
    這真的是個讓人迷戀的城市(我指的是魁北克)
    我回來還找了這部老電影出來重看
    還是感動的淚流滿面, 好像比第一次看時還激動
    算算, 14年了耶
    我家女兒從baby到現在的15歲
    是這中間的經歷和人生都累積了更豐富的感情吧

    回覆刪除
  2. 哇,好高興妳旅歸回來了,非常期待你的Quebec篇,我真是愛那兩個城市,在你的觀察和筆下真是有著不同的味道.
    版主回覆:(10/08/2008 12:14:22 PM)
    好, 不過妳要有點耐心等喔:D
    妳知道的, 旅行完回到家就要當老媽子
    只要有足夠的完整時間就上來po文
    我真的是愛屎了Quebec
    這次實在應該在那裡待久一點而不是在蒙特婁多待
    哈哈, 我也失算了呢

    回覆刪除
  3. 〉旅行可是為了自由才出發的
    這話可為座右銘。
    版主回覆:(10/08/2008 12:18:37 PM)
    這真是我旅行的最大原因
    而且, 有了自由會更懂得想念和珍惜這兩樣也很重要的感覺

    回覆刪除
  4. 關於旅行就是做自己呀~
    說真的,由於大部份都自己一個人走,多到有時候好想過過集體旅遊那種規律,生命中唯二次跟團,一次是在異鄉看最老岩壁畫(只能團進)上一回則是跟阿弟去跟團到柬埔寨,你可以想像我們有多麼討人厭!(第一天就先簽了放棄一堆勞累的行程,然後吃飯時再去報到,每一站都走一陣亂買風.哈哈)每天都穿著當地服裝招搖,現學現賣。團員臉上個個都寫著「真是討人厭的姐弟」,不過直到最後一天,他們才坦言說其實我們好相處又有禮貌的不得了,跟當地可以立刻打成一片云云(真是姥姥的),只是覺得我們行徑怪異(不合群,因為導遊說最後一天才可以去傳統市集買土產,他們好會忍)因此看我們每天穿著「柬服」就是一個不爽,哈哈哈)))
    說真的,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也會做很多功課,到了以後一切都丟在一旁了,人都到了,人肉又是鹹的,就隨便了!這樣悠閒晃蕩想走想停隨自己意志真不賴。
    最早時我也當過土包子,行李裡放了一堆衛生棉,哈 哈 哈
    我也愛Legends Of The Fall(真愛一世情),好像還重複看過,我常想自己是那個一直在外頭流浪的人,可是這時候卻是跟父母最親的人。(也許也是最寵愛的)阿嫂曾透露我老哥有點不平(不過那是他比較年輕時的想法),只是我們顛倒過來而已,以往我在外浪蕩,現在他們每年固定兩次一家子去國外流浪,這樣也很好。
    先讀兩段,這樣子的整理旅行好好看。
    (留言也有待續的嗎?哈哈 你會原諒我的,我要準備去睡覺打呼啦)
    版主回覆:(10/08/2008 12:25:59 PM)
    看妳的留言好像也在看一個故事, 真好看
    說到跟團, 我覺得我會很認份作一個摩羯乖乖女
    上次去黃石雖然跟的是攝影團
    時間還是很制式
    但是領隊說什麼時候歸位我一定準時
    像這種無法脫隊一定得一起行動的時候
    我就很氣別人硬是要多ㄠ個十分鐘
    而我自己卻怎麼也沒辦法"不準時" (這狀況跟妳和阿弟是完全不一樣的, 如果能隨團的自由活動我也會穿著印地安服四處飄蕩的, 哈哈)
    唉, 因為太了解自己跟了團體都會委曲求全
    我我....我除非千萬個不得已我絕不跟團(嘻嘻, 話還是不能說得太滿)
    不過等我真的實踐那個50歲的願望時
    我們可以作伴一起去旅行耶
    這次旅途中常想到妳
    尤其是有帥哥靠近想多哈拉幾句的時候
    真巴不得妳在身邊
    因為我發現即使他們不排斥英文
    還是要用法文才會輕鬆自然
    年輕的時候
    我從沒想過我是那個會喜歡遠行的人
    妳知道我戀家又懶嘛
    現在其實就像妳哥他們
    一年兩次去一個陌生的地方省視自己吧
    那慢慢不再是為了去某個地方
    而是因為某種感覺, 一種雖是出外卻很踏實的感覺
    好, 留言待續好, 我們可以一次聊一點, 過癮!
    睡的好太重要了, 祝妳好夢!

    回覆刪除
  5. 一定要補充伸冤,哈哈哈
    我跟阿弟可都是第一個坐在遊覽車等其他團員的喔!
    準時粉重要~~嘻嘻
    版主回覆:(10/10/2008 05:12:55 PM)
    Dear, 是我沒寫清楚, 拍謝
    哈哈,我知道妳跟我一樣
    喜歡準時好習慣
    我意思是我那團和妳跟阿弟是不一樣的活動方式
    因為黃石沒車幾乎不能動
    我們都是群體往下一個目標移動......
    我以前跟日本團也是到當地就自己脫隊活動了
    但是跟妳一樣
    凡是集體要一起到機場或是下一個定點時
    一定不拖累別人
    哈哈, 我的"遊記"終於寫完了
    這幾天天氣涼的舒服極了
    明天想帶著相機去找遮蓬橋說

    回覆刪除
  6. 續~(嘻嘻)
    是祂說的,日子復返了還玩個啥?哈哈(老天爺,我開玩笑的喔)
    你說到坐火車吃台鐵便當,
    哇~好像好久好久沒有這經驗了呀,其實是從沒有這經驗!
    下回來試試,不過在公共場合吃便當,真是繁難。
    你知道每回開會時都是定便當,可是我一定得找到一張乾淨的桌子才下得了手,
    你說說這不是真討人嫌麼?!
    真喜歡看你寫火車外的鏡頭,尤其萬一不小心好不巧跟車裡的「過客」一閃而逝,
    哇塞!簡直就是個小說裡的內心戲眼睛。
    好久以前去柏林看阿芳,快到西柏林時覺得城外荒野的小房子好心酸,(柏林在東德)想說鐵幕國家真的是一個窮呀,那小房子怎麼擠得進一家幾口?後來才知道我錯了,那是城裡人家假日的「休閒農地小屋」,一轉念,哇哩~這些人真奢侈!
    不過在早期,據說住在鐵道旁的生育率都偏高,呵呵 那個時候比較沒有娛樂吧?阿半夜被吵醒了,怎辦咧?!(我踩在地雷區了嗎?喲呼~~)
    長階梯上的老好人,老友呀~人常說的,善有善報(咦?不對)應該是你的氣息會吸引同樣氣息的氣息,拐彎抹角就是要說你是一個有禮的好人(哈哈 是讚美喔)不過你的上道是有口碑的,這種口碑說難不難,可也是一個不容易,因為全世界只有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哈哈哈
    我真好奇那個「最愛的人生日」,阿喔~可惜他不知道,不管是誰,好像每次都被祝福一次耶~真他...那個的幸運說!
    這一篇真好看(真心話),可是也真阿龍~或許孤獨跟自由根本就是對雙胞胎!
    不過我也真愛你說的那個民宿,哈哈哈
    版主回覆:(10/11/2008 04:04:03 AM)
    我那天心學來潮學朱爺爺文青一下
    哈哈,我其實對現在的生活真是滿足
    不過我真的覺得以前的人比較和善友好有耐心
    現在連小孩子個個都是狠角色說
    哇, 在火車經過的地方置產當休閒農地小屋
    是想晚上清醒好增產報國嗎
    我是不行啦, 頭會痛,
    然後聽到火車的節奏職業病會發作.....
    嘻嘻, 說到我上道, 好像真的如此
    我在蒙特婁搭地鐵
    離我好幾步的媽媽推著嬰兒車要推門出去
    我都會跑上前去幫她開門
    這種舉手之勞我作的很開心啊
    不過也會碰到那種沒教養的
    連謝謝都不說, 好像我是看門的
    那時真想把門重重的揮過去說....
    至於那個最愛的人, 呵呵, 妳應該知道
    有些東西
    就這樣一直放心裡很好
    反正童話都不適合成真
    成真就要碰柴米油鹽醬醋茶了
    我第一次在網路上看到那個民宿的照片時
    就想到妳曾經給我那個巴黎的旅館
    每個房間不一樣的顏色和畫
    去住之後那根本就是愛屎了
    而這些瑣瑣碎碎的小事都會讓我覺得很開心說
    妳說的一點都沒錯
    自由和阿龍是雙胞胎
    能這麼寵愛阿龍其實也是人間少有
    以我的個性,我甚至覺得這真是幸運

    回覆刪除
  7. 我和你一樣,之前排了四天Montreal,卻只在Quebec city待了兩天.:P
    古典雅致的QC和狂放大膽的M城在你的鏡頭捕捉之下真是秋意盎然,充滿生趣.<異鄉的氣息>那一段好意識流哦,接著又看到<自己的房間>,那不是吳爾芙的大作嗎?真是搭的好巧.:)
    我對Montreal的民宿經驗和你很像.回到台灣還收到民宿老板寄來的聖誕卡,好感動!你可能也是住Le Village吧?我2006年八月去時,碰巧遇上1st outgame,看了上千奇裝異服的同志,真的非常有活力又賞心悅目.
    茱莉亞歐蒙當年真是紅極一時,不知道惹到誰,就被傳耍大牌,被封殺了.:(
    你很會收拾行李這事,我不太驚訝啊,看你的部落格就知道了.:P
    版主回覆:(10/12/2008 04:53:22 AM)
    我在魁北克感受到的沉靜古典和文雅
    到了蒙特婁全都不見了
    很奇妙, 人受環境的影響如此迅速明顯
    再加上這次碰到Kyle的影響
    在蒙特婁有兩天碰到下雨, 連Nikon都帶不出門
    後來我發現我在奧林匹克公園裡的生態館玩的最忘我 :P
    我住的民宿離Le Village有一段距離
    猜想是主人的關係
    所以吸引不少同性戀人來此
    他們氣質都很好
    我還真喜歡那種氣氛
    茱莉亞歐蒙接的好劇本不多
    不知道是她還是經紀人的問題
    無論如何, 是可惜了一個好演員
    哈哈, 所以我說熟識我的人才會跌破眼鏡
    如果妳沒看我的部落格而是先看我的人
    妳一定會說我是個大而化之甚至有點不修邊幅的 :P
    不過人都有一塊角落有潔癖的....

    回覆刪除
  8. 旅行的滋味啊 真的足夠慢慢咀嚼一整年啊 然後一邊等待下一次的旅行 這是年度的個人旅行嗎 怎麼轉眼已經一年了?
    版主回覆:(10/13/2008 02:19:02 AM)
    是啊, "一年容易又秋天" (哈哈, 怎麼忽然想到這麼瓊瑤的詞了)
    秋天一到我整個人都醒過來了
    一年復始對我的意義好像是從十月開始哩

    回覆刪除
  9. 我剛好也才從魁北克離開,看到你寫的文章 好有意境也好有味道!謝謝你的文章…會讓我想起更多的東西!^^

    回覆刪除
  10. 好想念魁北克&MTL阿~謝謝你讓我回顧了在那裏的時光,美呆了^___^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