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6

英國,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出外旅行時, 你最不希望碰到以下哪種狀況 ?

  • 蜜蜂飛進旅館房間

  • 珍貴的手錶忘在安檢的盒子裡

  • 飛機誤點或是火車班次被取消

  • 車子在途中爆胎

  • 在餐廳用餐到一半時忽然狂流鼻血

  • 幫筆電插頭買的轉接器接觸不良, 無法充電

  • 托運的行李被割破

  • 剛付了Internet servece 費用, 卻碰到當下訊號不良, 根本無法上網處理重要事情

  • 感冒鼻塞, 沒了味覺

  • 要參觀的景點因為示威抗議的活動, 被警方封鎖, 無法進入

嚴格說來,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但多多少少信邪。像是本命年要安太歲,凡事低調這類的規矩我會奉為圭臬;身上配帶一個不惹眼也不低聳到讓人嫌棄的吉祥物,這我也會默默的遵行。

但是黃曆說不宜遠行的時候,主角卻是看心情決定。懶得出遠門就把一切原因歸納於命盤有誡;非得出門去玩,就轉個彎說,哎喲,沒那麼嚴重吧!

說來說去,恭逢本命年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家無尾熊;只不過屬蛇的流年裡也淡淡的寫了四個字:「不宜遠行。」兩個不該出遠門的人結伴到那麼遠的國度,就把該帶的好傢伙都帶著吧,還真不相信會不宜到什麼該糟的程度。

以下故事非屬虛構,只是不知道是本命年在作祟,還是我們母子兩跟英國八字不合。

先是飛機誤點一小時。雖然說這年頭飛機誤點實在是稀鬆平常,但晚上九點多,人丁稀落的機場裡也看不出任何該誤點的原因,還是硬生生的晚了一小時才登機。

直飛倫敦的British Airline有個人專屬的電視螢幕,我面前的那個螢幕在我看完「Marley & Me」,流下一串清淚之後就故障了。旁邊的寶貝兒子還在看卡通看的咯咯笑,看看座無虛席的機艙,再掐指一算,還有五個小時就降落了,降落時是我家的清晨五點半而已;還是先睡個覺才好,因為一下飛機領了車就要開兩小時到Salisbury。

租的車是有導航系統的賓士四輪傳動,雖然我知道在歐洲開小車可能比較方便,但是機場的Hertz居然只提供美製的福特小車,我就一千個一萬個的不情願;要知道,FORD在美國是「Fix Or Repair Daily」的縮寫耶,更何況我們大部份時間都在鄉野活動,一輛雄壯威武的大車還是比較有安全感。

無尾熊一上車就睡著了,我向來是一坐到方向盤前面就精神百倍;離開租車公司的時候雖然被幾個圓環搞得糊里糊塗的,倒是從沒有走錯邊嚇死對方來車和我自己。高速公路的車輛並不多,賓士的操控性又很好,我很順利地到達Salisbury。但是,就在離旅館不到一英哩的路上,我忽然聽到「砰」的一聲!

當下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好在那時早已離開高速公路,又因為快到旅館,我是準備隨時要轉彎停車的慢速,也不知道是不是賓士真的太穩了,連失控的狀況都沒發生。瞄到路邊有個停車場,我就慢慢的轉了進去。

下車一看,左前輪底部已經扁掉了,第一個念頭就是找電話。四處看看,發現這裡好像是學生公寓,草坪上有一群年輕人正在那裡聚會。我跑過去解釋我的困境,想請他們幫我打電話找人來換備胎(我不會啊,在美國開了十幾年的車也沒碰過爆胎)。

沒想到,三個大男生到我車旁一看,二話不說就捲起袖子開始幫我換備胎,我真的是感謝到無以復加。然後再看看那個被卸下的輪胎,真不是普通的慘,一道很長的傷口啊,像被人劃開似的,到底是碾上什麼怪東西才會爆成這副德性?

有經驗的人大概都知道,如果等著別人來救援的話,通常都是無盡的等待;所以我真是感激這三個大學生,還是很帥的大學生喔(像「都鐸王朝」裡演亨利八世的Jonathan那種帥)。而且他們還細心的問我,旅館有多遠?我說不到一英哩;「那妳一定要先打電話給租車公司,讓他們處理換胎的事情。」

當下還不是很明白這指示有多重要,後來發現,爆胎這事租車公司會負責,我若是自己開去店裡換就得先自掏腰包,事後再跟租車公司去討會很麻煩的。

備胎換完之後想請他們吃個午餐,他們也婉拒了;(不知道如果我長得像志玲姐姐還會不會被拒絕?)我很想跟他們合照留念,又覺得發生這種事竟然還有心情照相好像也太花癡了。於是我只好抱著一顆虔誠感恩的心離開他們,也下定決心,以後一旦有機會就要「將愛傳出去」(Pay it Forward)。

進了旅館開始打電話處理事情時又發現,英國人聽我的英文,好像我聽印度人的英文。第一通電話轉了兩轉,也不知道轉到誰家,溝通了半天終於說會派人來換胎,叫我在旅館裡等電話就好。我轉身回到房間,請無尾熊看電視,自己先倒到床上睡回籠覺。一覺醒來是一個小時後,眼看都快到下班時間了,還沒消息,只好打電話去催。我的天,這會兒才跟我說今天不可能來換了,等明天再看看吧!

這下領教到英國人的效率了,不能來也好歹打個電話來說一聲嘛,那我跟無尾熊至少還可以參加個什麼團去看史前巨石。就這樣,第一個藍藍的天,我們被困在旅館房間裡。

第二天一早在旅館的餐廳裡,看到一張亞洲面孔,我問她:「妳會說中文嗎?」她點點頭,不但會說中文,她還是台中人!我馬上拉著她問了一大堆問題,現在想想,我當時很像以前我最怕的那款長舌的歐巴桑。Amy說,一定要不停的打電話去盯,因為英國人做事真的很慢。

她是我途中遇到的第二位小天使,因為她我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得當,也讓我在漫長的等待中安心不少。

等到租車公司終於派人來換好新輪胎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旅館裡凡是知道我「遭遇」的人都祝福我從此一路平安,我還真是帶著一脫拉庫的祝福離開Salisbury的。心想,爆胎但是平安無事毫髮無傷,換輪胎消耗了時間卻沒有傷財,還碰到這麼多的好人,我們應該否極泰來了吧?

哪知,壞運還沒走絕奇妙的是連壞運都會變卦。

放棄史前巨石,因為我想在天黑前抵達巴斯(Bath)。周末的巴斯城很熱鬧,它讓我想起台北;不過也讓我見識到英國人的教養,在窄小的路道和擁擠的交通上,大家都很守規矩,你很少聽到喇叭聲,十字路口也不會有車為了搶黃燈堵在那裡惹人厭。

在巴斯還有什麼事好發生的?其實也沒啥大事,不過就我忘了筆電的插頭轉接器嘛,這種東西到處都有得賣又便宜。好笑的是,我買的那個接了筆電的插頭再放進插座竟然不來電!

那時已經很晚,店早就打烊了,旅館裡又剛好都沒有多餘的可出借;我本來想發幾封e-mail跟家人報平安,把照片備份上載的計畫只好作罷;無尾熊說:「我們每到一個地方都有不好的事發生嗎?」

他不說還好,說了我心裡就開始發毛。

第二天跑回電器行換一個,老闆娘也覺得奇怪,還幫我測試轉接器裡的保險絲都沒問題。她拿了一個新的給我,說上一個保險絲沒壞都用不了,她懷疑換一個也是沒用。

哈!誰說的,這個一插上插座我的筆電就亮了!

同一天下午,我跟無尾熊去羅馬浴池博物館(Roman Baths Museum),小子因為學校的歷史課剛學過這個主題,所以非常認真又興致勃勃的參觀每一個細節;過後為了犒賞咱們前兩天的辛苦,便決定好好吃一頓晚餐。餐廳裡我剛喝完熱湯用紙巾抿嘴,突然覺得從右鼻孔流出濃濃的液體;又是一個當下覺得不妙:我流鼻血了!而且來勢洶洶。

我跟無尾熊和蓁寶三人都有微血管脆弱的小毛病,每到冬天,過於乾燥的環境都會有這種尷尬又麻煩的場面,但是我們也都擅於處理。這次除了乾燥,大概也因為我比較累,加上前一晚沒睡好。我跑進廁所裡用濕紙團塞進鼻孔,捏著我的鼻子;經過我的人都好心的問:「Are you OK?」我就一直用力的點頭。

那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這應該是今天的「衰事」,不會再有別的了吧?第二個我想到我老弟年輕時蒐集的一套漫畫「城市獵人」,裡面的男主角每次看到身材火辣的辣妹就會噴鼻血;但是可憐的我至今還沒看到任何養眼的畫面就狂流鼻血,這還不夠倒楣嗎?

十分鐘後回到餐廳裡,桌上已經放著一杯冰水,那是體貼的無尾熊幫我點的。

第四天,我們去英格蘭中部的Warwick Castle,這是一個中古世紀的古堡,也是無尾熊在出發之前指定要看的景點之一。

當天風很大,天色多雲,但是對於中古世
紀歷史有偏好的無尾熊來說,這真的是一次難得的經驗,古堡很有規模,維護的也很好,所有的活動演出也很精彩。但是就在我們爬了200多階窄小的迴旋梯,登上塔頂之後,在離家前就已經有小感冒的無尾熊竟然吐了!

咱們母子兩當然馬上又成為萬方矚目的主角:在一千多年的古堡上留下DNA,你說我們能不紅嗎?

第五天,我們開車到牛津,在市區裡逛了一整天,傍晚回到旅館房間時,聽到嗡嗡作響,母子兩都愣了一下,同時問對方:「那是蒼蠅還是蜜蜂?」

答案是蜜蜂!大概是我們把窗戶留了個縫,目的是想讓新鮮空氣進來,沒想到同時把蜜蜂引進房裡。我雖然還沒被螫過,也不確定我對蜜蜂會不會過敏,但這會兒也不必以身試驗吧?把房門一關,請旅館來處理。我跟無尾熊疲倦地坐在大廳裡等待時,開始屈指算帳,這幾天到底是發生了哪些事?包括搭機回家那天還有四天!還會有什麼事要發生?



第六天傍晚,想上傳照片到Flickr,好讓家人看我們的照片,順便查一些倫敦的資料,決定付錢用internet;信用卡的號碼才打進去,按下Enter 鍵,等了十幾秒之後,卻只看到一片空白。

我當然傻住了,連錢被掏走了沒都無法確認;跟櫃台服務人員來回請教幾次,甚至連筆電都捧到他們面前也無法解決(我們都百分百確定不是電腦設定的問題)。櫃台小姐索性把當天登入的帳號和密碼直接給我,猜想應該是當時的訊號不良,要我稍後再試試。果然,一小時後一切OK。

不過,這次讓我看到了英國人的耐性;不要看他們不茍言笑,光這個上網的麻煩,她就不厭其煩的花了近半個小時,嘗試各種方法,還很細心的想到各種可能性;這是比較熱情且喜歡主動微笑打招呼的美國人沒有的後勁。

後來發現,那天連線上刷卡都沒刷成,我倒是免費用了一晚的網路;真是塞翁失馬。

第七天要搭火車上倫敦,準時來到火車站,沒想到我們那班火車因為北方下雪,調度有問題,被取消了。我跟無尾熊看看牛津的天空,晴空萬里,還真是欲哭無淚,本來想早一點進倫敦玩的如意算盤現在被擺在牛津火車站裡等老天爺盤整。

等待的中間有廣播,我聽的也好辛苦,不要說我,連無尾熊都聽得霧煞煞;我問坐在對面的紳士,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就慢慢的「翻譯」,我一邊認真的聽,一邊想著我該怎麼決定才好,八成是我皺成一堆的表情讓他懷疑了,問我:「Where are you from?」我愣了一下,想說他怎麼忽然問我這個問題?還猜說對方其實是想問我的祖籍?不過我還是回答:「America」

「OK,」他點點頭,鬆了一口氣:「I just want to make
sure I am not talking to a Japanese.(我只想確定我不是在跟日本人說英文)。」

前一秒還在煩惱火車的我,這下實在守不住的大笑起來,日本人懼怕英文竟然國際有名耶;果然,長一張東方臉的好處是,擺了什麼烏龍或作了什麼糗事都可以裝日本。

那天直到下午我們才抵達倫敦。

哀怨了七天,這天晚上有個很棒的經驗不能不提一下,那就是在西倫敦的Apollo Victoria Theatre看了「Wicked」。

我出發前從Tickmaster網路訂票,以每張美金60元訂到第二排的側席;雖然偏了一點也還是比中後排的視野要好,每個人的表情都一覽無遺,我們連演員噴出來的口水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還允許你邊吃喝邊看,無尾熊簡直樂歪了。Wicked的音樂不是我的菜,它的故事卻很合我的胃口,再加上是Original Cast演出,女主角的聲音很特別很有層次,這的確是我們在英國最「美好」的一個回憶。

我們拜訪倫敦的前一周是G20金融高峰會的混亂期,不斷有民眾示威抗議,甚至有警察毆打民眾致死的新聞。原以為我們到倫敦時已經散會,也就沒事了,哪知就在造訪英國的第八天下午,警方又再度封鎖了西敏寺和白金漢宮,當天所有的車輛都得改道,我跟無尾熊走到大笨鐘和西敏寺的前面時,只看見一批又一批的警察和警車在路上穿梭,幾乎所有的人都是朝著離開西敏寺的方向走。好啦,來倫敦本來是要在白金漢宮的侍衛隊前搞笑,這下子我們還真有點哭笑不得,老弱婦孺的哪敢去挑戰亂民啊,只好摸摸鼻子掉頭。然後,下雨了!

這一天,同時也是無尾熊失去味覺的日子。過去幾天的「遭遇」從沒讓我兒子臭過臉或是壞過心情;但這天從午餐開始,當他發現面前一盤好吃的廣式炒麵和叉燒包都無味無鹹無甜之後,這趟英國之旅才真正變色了。

想像你面前坐著一個很會吃又很愛吃的樂觀小胖子,對著他鍾愛的食物每嘗一口,就嘆一聲氣的時候,真是又好笑又心疼;而我是為了讓他開心享受食物,花好多時間才找到的餐廳耶,這下只見無尾熊的媽媽坐在那裡大吃大喝的好不過癮。

要離開英國的這天,我們都有「要回家了,真好!」的心情。我是被訓練的更小心更細心,都要回家了,怎麼可以再出錯。

我在美國還沒看過哪個國際機場比英國Heathrow機場更明亮寬闊漂亮更有效率的,安檢就有十幾個通關口,不像在美國光排隊就可以聽上半場的音樂會。好啦,有效率這也要找我的麻煩;我照例把手錶脫下來跟我的包包放在同一個送進X光的盤子裡,但是這些盤子過了金屬檢測器之後,不像一般機場會停在那裡,讓你自己取走再慢慢收集裡面的個人物品,它是繼續在轉動的輸送帶上行進,而且標明了不准把盤子拿走!我手快腳快拿了第一個盤子的筆電,把無尾熊的背包遞給他,再火速的把自己的包包背上,就快樂的離開安檢門,準備去逛街吃東西。

十分鐘不到,我習慣性的摸摸右手腕要看時間.........不必低頭就大驚不妙:我的手錶哩?啊!在安檢盤裡!

離登機還早,當然回頭去找,那是我爹娘送我的一隻很昂貴又是我最喜歡的錶,只要它不壞,我想戴到六十歲耶。

走到安檢門我又傻住了,我剛剛從哪一道出來的啊?

這時候我身邊的無尾熊忽然穩穩的發聲了:「No. 7」

「啊?」

「我們剛剛從No.7出來的!」(咦, 我的幸運號碼嘛!)

我馬上送給他一道非常敬佩和關愛的眼神,因為我沒想到我家這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小子竟然如此細心又中用。難怪我娘會說,單眼皮的小孩喔,什麼都看在眼裡.....。

跑到No.7,緊張的問警衛有沒有看到一隻被忘在盤子裡的XX錶。那警衛先生還真幽默,動作飛快的從一個盤子裡抓起一樣東西藏在背後,笑咪咪的問我:「什麼顏色?什麼樣子?」

我跟無尾熊一前一後都回答了(還好我們的答案是一樣的,這才發現這小子沒我想像中的愣嘛!)我心愛的錶只失蹤了十分鐘。

來英國的時候晚一小時登機,回美國的時候嘛,則是在地面上徘徊了40分鐘還沒起飛;我都睡了個午覺了,醒來時發現我們竟然還在地面上!這也是頭一遭碰到,搭機旅行來回都給你拖。

平安抵達巴爾底摩機場後,還真鬆了一口氣;想說,我們終於跟英國的楣運說拜拜了。來到行李轉運架前,這下是火燒到眉尖;(咦,是回到自己的地盤,所以比較敢怒敢言是嗎?)其中一個托運的行李不但整個被掀開,在側邊把手和底層之間還被割開!裡面的東西都掉出來了。

說都掉出來其實是還好,因為我打包很龜毛,髒衣服都收在一個大塑膠袋裡,所有的小東西或是充電器電線插頭我也都再用一個小包包裝好,也沒有貴重的東西在裡面,所以我很快就把散在轉運架上的東西救回來,然後直奔British Airway的行李管理單位索賠。

我還沒開口,負責的老先生已經看到那口箱子的慘狀;他馬上給我一張申報遺失的表格,然後從儲藏室裡拿出一個全新的行李箱給我。

回到家後仔細清點行李,我一樣東西都沒遺失,那才是神奇。

當天和爹娘報平安說起這趟遭遇,我已經可以用「爆笑」、「天才」....等等喜劇字眼串場了。我說,反正平安歸來,這十天就當是一場黑色喜劇唄。

回到家的第一天我是照三餐睡的,雖然嘴巴說得輕鬆,但是那十天我的壓力一定是大到不自覺。卻又覺得這種「另類」的旅程的收獲實在是太特別了;譬如說,我就看到了兒子的EQ和細心,而他看到了一個和在家裡不一樣的馬咪。

除了飛機誤點和感冒之外,其它遭遇是四十年來頭一遭在旅行時碰到,還一次來全套的。你說,到底是本命年作祟,還是英國跟我們開了個好大的玩笑?

不過,回過神來仔細回想,所有的壞運卻又都以喜劇收場,這才是最玄的事。我猜,老天爺玩性大發,用孩子氣的方式在跟我說:「Actually, you are the lucky one.」吧!

謝謝這一路上所有幫助過我的人;還要謝謝我親愛的娘,總是在每年必要的時候,為遠方的我們去安太歲保平安!

5 則留言:

  1. 哈哈哈哈.旅行時愈慘才會日後記憶深刻啊.
    這一遊記實在是太精采了吧.:D
    I want more!!!
    版主回覆:(04/11/2009 07:15:34 PM)
    沒錯! 凡有人問我家無尾熊這次旅行如何
    他都很酷的一個字: Unforgettable!
    寫這遊記也頂累的
    因為還真是寫不完的感覺哩
    呵呵, 看過癮了嗎?

    回覆刪除
  2. Dear shan,
    Welcome back ! I bet you must feel so nice to be home!
    Frankly, I'm not sure what I would do if I ran into a flat tire...... I'm glad you are back safely and also had a somewhat enjoyable trip.
    Reading the story of your 'challenging' trip, I now remember my 1 day in Paris back in 2007 --- I have planned a list of things to eat during that precious 1 day, but I had the super luck of having a bad stomache problem. Comparing my experience with Koala's loss of taste and smell, I now conclude that for food lovers like us, it's probably better to have tummy problem instead of nasal problems. --At least you get to enjoy the food first before you have to run for the bathroom. ;-)
    版主回覆:(04/17/2009 02:24:29 AM)
    Dear 玫,
    昨晚還在想要把給妳的明信片補寄出去哩
    這次的旅行實在是太刺激又太疲倦,沒有了那種悠閒心情在途中寫信寄信
    我也在猜想, 當妳看到我的英國烏龍行之後, 就會知道為什麼我食言啦
    其實我真的很幸運
    爆胎當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知道要把車停下來
    只是爆胎的點很微妙, 它讓我轉進一個學生公寓, 下午一點多卻有一群年輕人在院子裡集會討論.....
    接下來的事自然也就順應民情的給它走下去了
    呵呵, 不過啊, 最幸運的應該還是什麼都沒發生吧
    看到妳巴黎之行的肚子痛我也忍不住笑了
    因為妳跟無尾熊都很會挑時間地點 "節食"
    英國的食物很無趣, 在鄉下的那幾天我們吃的不錯卻不過癮
    好不容易進了倫敦, 選擇多很多的時候, 他嘗不出來了!
    妳說的沒錯, 他寧可肚子痛也不要失去味覺,
    看到妳最後一句我笑的好大聲: 那真是我家無尾熊的人生法則: 只要能吃, 沒什麼不能解決的!

    回覆刪除
  3. 讀完以後,雖然中間笑了一陣子(沙雷呀)
    不過這真的是一次溫馨又有趣的旅行喔
    所有當下看起來衰的事情
    轉的很漂亮呀,又有個美好收場
    妳瞧,新的旅行廂耶,呵呵呵
    至於噴鼻血那段,我真的是充滿感情在讀,可是卻爆笑不已
    你知道老天一定是先收利息,
    那個本金(養眼的)以後慢慢釋出(哈哈哈)
    鼻孔是心形的肥肥
    不容易耶,好貼心的小子
    我想說那天發覺我的鼻孔也是心形的喔
    這個"玩笑記"只是個開頭
    一定還有啥的,長日將盡的莊園去了沒?
    我也曾經在曼徹斯特被趕下火車,全火車的人站在月台上安安靜靜的
    當時並不知道發生啥事情
    問了同車旅客也沒答案
    就跟著一群人等下一班火車(兩個小時後)
    好像啥都沒發生過一樣,這是英國人~~~
    你真的是lucky的妹妹
    我也是喔
    通常發可會叫我"馬莉"嘻嘻
    版主回覆:(04/17/2009 11:54:00 AM)
    妳知道的, 英國人自詡幽默的最高招是自嘲
    我這回可是學到了幽默的精髓了
    是啊, 以後我只要出遠門看到那個新的行李箱都會笑
    無尾熊跟我這回培養出革命情感喔
    而且他可以給人一種安定的心情
    呵呵, 不知道是不是心形鼻孔的人都有這種特質?
    妳的也是嗎? 我要看!
    唉, 玩笑記寫完就沒力氣了
    加上小子的感冒一直都沒好, 我不敢讓他太操勞, 盡量讓他睡飽
    行程縮水很多, 長日將盡的莊園也因為我們的時間不夠取消了
    或者說, 我後來是個很道地的觀光客? 整個腦袋都放空了
    在倫敦尤其是! 大笨鐘和西敏寺前照張相就走了, 這不正是典型的"到此一遊"?
    妳若去我的福利客看照片就知道
    這次連照相都照的很觀光客, 我的第三隻眼會透露我的情緒哩
    我跟肥肥在查令十字路上閒逛的那個下午是此行唯一有 "沉澱"的機會
    都鐸的書店變Pizza Hut了
    整條街書店很少, 倒是興起了東方的小吃店和雜貨店, 而且是左邊英國店右邊東方店的壁壘分明
    可是, 我真的一點都沒有"失落"或是"可惜"的心情
    沒看到的沒去成的是沒緣份
    又或者, 將來會和別人再看到這些地方?
    發生的和未發生的事永遠都在我們的時空裡交錯著, life is full of surprises....
    這大概也是英國之行的主題吧
    馬莉是Merry是嗎?
    那我是黑皮!
    Miss you!

    回覆刪除
  4. 朋友剛去英國旅行完. 跟旅伴意見不合, 玩的很不開心. 在這方面, 你們是滿幸福的~
    版主回覆:(04/17/2009 12:42:39 PM)
    結伴出遊也是個不容易
    不然不會用長途旅行來考驗友誼或感情囉

    回覆刪除
  5. 我媽總說,有沒有玩到的將來才會想要再去啊。這是老一輩「凡事毋須做盡」的哲學吧。
    旅行時,最討厭的是身體不好心情不對,次討厭的是一些對自己重要的東西不妥貼(行李、旅館、車子),至於飛機火車公車的延誤、天氣不好、景點關閉這些雖然讓人心煩,總是可以找樂子讓自己過的舒舒服服的 ^^
    套一句話,平安就是福,只要心自在,到哪裡都自在。
    上一次去法國時,因為航空公司overbooking,明明是準時到機場check in,卻沒有飛機可坐,從早上七點候機候到傍晚五點,最後大怒,對呼攏我的服務人員嚴厲譴責該公司的不負責任延誤我行程之後跑去租車,開車開到凌晨三點才抵達十幾個小時之前就該抵達的目的地。隔兩天,已經交代旅館的人要叫我們起床,結果該人上網忘了時間,我自己在火車開走前十分鐘驚醒,衣服一換行李一拖就衝進火車站,總算上天看顧,居然讓我在火車開走前找到正確的月台跳上車。
    在當年,每每想起總是一肚子惱火。現在想起,只是軼事幾樁。畢竟,身體健康還有力氣跟航空公司的人吵架、臨時租車居然開八個小時都沒有迷路順利找到旅館,而且到了旅館就可以進去睡覺,也許該算是幸運。那一年,在人稱扒手極多的西班牙不但沒有被扒,在地鐵站忘了帶走的背包回去找時居然被站務人員妥當地收著,在巴黎碰上扒手也沒有被扒,雖然在巴黎住的地方破舊簡陋,但是善良的旅館老闆介紹一家很好吃道地又很便宜的法國餐廳。
    還記得,搭火車前往巴塞隆納時,在雲霧間出現的田園風景搭配色彩鮮麗的房舍,以及晚上在羅浮宮沒有遊客的一個角落坐著沈浸在幾幅靜謐的田園畫當中,這些時光相比於欣賞高第的建築與參觀奧賽羅浮宮內的名畫真是微不足道,但是真的很奇怪,常常千里迢迢去旅行,在心中最長久底蘊最豐厚的,卻往往是這些旅程中一馳一鬆當中留下的空白。
    *說到流鼻血,我有幾次早上醒來時枕頭都被鼻血染紅的經驗(當然臉上也都是血),相比之下,清醒的時候流鼻血可能還算幸運 ^^
    *那年去法國,因為大雪,飛機延遲了「一天」才飛(因此法國那邊原來訂的小成本經營便宜旅館就取消我的訂房,以致於到巴黎的第一天就在巴黎街頭找住的)。在機場候機時,看到東南亞海嘯的新聞。你們在倫敦碰到封閉街道,就另一方面想,也是恰巧為一趟旅行增加了一份歷史價值,將自己的人生的某個片段,融入一個更大的社會群體當中,我覺得這也是很有意思的。旅行時,我從不「非得」看到什麼、吃到什麼,因為這份執著往往限制了我們的經驗,假如人生永遠都跟預期的相同,那還有什麼成長可言呢?你們先好好休息,過一陣子之後,我相信這旅行就會反芻出更多有意思的東西。
    版主回覆:(04/22/2009 08:14:17 PM)
    哇,這麼豐富的回憶
    妳有沒有寫在自己的格子裡啊
    這次在英國經驗到最後是對人的印象極好
    無尾熊有一次在旁邊等我跟路人甲 "搭訕"告一段落後
    忽然下了一句評語: 馬咪, 妳怎麼這麼容易交朋友?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每次我"挑"人求救時
    都挑到超熱心的好人
    我們若迷路, 被問的人都會親自帶我們走到某個路口, 再從那裡仔仔細細的指點一番
    在火車上要轉火車時
    列車長則是乾脆幫我列印出一條轉車的時刻表
    還跟我聊天說不如跟著他這班車到威爾斯去
    呵呵, 若是只有我一個人, 很可能就會這麼隨心所欲了
    我現在對於要看到什麼會看到什麼也很隨性
    離開熟悉的環境不是為了非要看到什麼
    純粹只是轉換心境, 開開眼界, 放鬆心情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