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6

【樂多新文創】藍天下的博物館~Folklife Festival at Smithsonian

原文刊登於八月份的「樂多新文創」之「全球意識」專欄。


並收錄在歷史博物館出版的多媒體書「設計典藏-創意產業的文化想像」




湄公河的織布


七月,是華盛頓特區史密斯松尼爾博物館(Smithsonian Institution)一年一度的盛事--「世界民俗文化季」(Folklife Festival)在The Mall登場;這個為期兩周的免費活動每年都為華府帶進上百萬的群眾。


 


The Mall 是一片遼闊的大草坪,從華盛頓紀念碑(Washington Monument)向東延伸到國會山莊(U.S.
Capital)前,全長約3.5公里,面積約有四個大安公園。
難怪「世界民俗文化季」曾經被美國旅遊局評定為排名全美第一的活動。


 


Smithsonian 地鐵站出來,彷彿走進了另一個時空,好像你正在某個國家的角落漫遊著。Folklife Festival每年都從世界各地選出三個大異其趣的主題展覽;譬如說,今年的三大版塊分別由「GIVING VOICE」述說非裔美人的傳統文化,「LAS AMÉICAS」介紹拉丁音樂和「WALES Smithsonian CYMRU」展示威爾斯當地的民俗風情;每個主題之下又各自設有數十個帳蓬,分別呈獻不同的展演。四十多年來,這個文化季已經向無數民眾引荐了美國各州,包括上百個原住民部落,以及世界各地九十個國家及不同的地方文化。




 Folklife Festival 就像一個會呼吸,能走路,甚至可以與你交談,是一個活生生的博物館。活動季裡每天都有和主題切合的音樂舞蹈表演,手工藝展示和教學,也有說故事時間,或是專門給學者聚集的文化研討會主辦單位鼓勵參觀的民眾盡量參與各項活動,透過各種表演、聆聽民間故事,品嘗傳統食物或是實地操作那些古早的工具,還可以和每個帳蓬裡的主人提問閒聊,用最生活化的方式來認識世界各地的風土人Smithsonian為了讓往日重現更逼真,曾經從華盛頓紀念碑到國會大廈築成一圈跑馬場,用竹子造過一個40英呎高的印第安村落,放上一畦日本的水稻田,蓋一座新墨西哥的泥磚房………。The Mall這塊廣場上的「昔日」變成伸手可及,不再隔著一層玻璃,不再肅然無聲,人們彷彿穿越時空到百年前,親自經歷了那個孕育文化和世代傳承的神奇。


 


四十多年累積下來的經驗和名聲,讓Folklife Festival對政治、研究學者以及民間生活帶來相當大的影響;許多州政府,甚至有幾個國家,曾經採用活動中的資訊來更新自己當地的資訊,或是拿來參考修訂原有的法令政策,也有用來當作補充學校的歷史文化教材等等。文化季的活動,顯然也幫助許多默默付出的文化薪傳者,他們力量有限,聲音不大,但是一旦站上Folklife Festival的舞台,就有更多的機會聯結社群力量;不但保存了文化資源,還可以讓更多人看見他的源遠流長,等於是擴展了人文版圖。Folklife Festival最受矚目的任務,莫過於在2003年間接促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佈「無形文化遺產保護公約」(The Convention for the Safeguarding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透過「人類口述和無形遺產的傑作」,希望能在20099月公佈第一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無形文化遺產名錄」UNESCO’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lists


【參考資料的連結:http://210.204.213.135/ijih_upload/ijih_w11_volumes/IJIH-Vol2-1.pdf


 


由於整個文化季對人文歷史的影響力逐年增加,每年都有不同國家及其地方文化機構申請參加Folklife Festival。但是,全世界有如此繁多的組織機構,Smithsonian如何取決?那是根據多年對各地的研究考查,以及多位學者的學術研究,最後決定參與者的關鍵則是「真實」。因為在文化季中和群眾分享傳統文化的人不是演員,也不是雇聘來作秀的臨時工;Smithsonian非常堅持整個活動的專業性,但指的並不是學究的專業,而是生活的專業;是把傳統文化視為己任,真正了解並將民俗文化溶合在日常生活中的人,才有資格進入Folklife Festival的名單。


 


整個活動承襲了Smithsonian的宗旨:「累積和傳播知識」,並且不向民眾收費。如此浩大的一項活動,每年固定由聯邦政府提供部份資金,然後加上Smithsonian本家的基金,以及來自企業和個人贊助,周邊則有販賣飲食和紀念品的收入,並有媒體,如廣播公司和華府郵報提供免費的廣告和新聞宣傳。


 


文化季的推手,是1964 1984年擔任史密斯松尼爾院長的Sydney
Dillon Ripply
發起的 Ripply 想善加利用The Mall這塊空地,也順便幫Smithsonian帶進更多更精彩的周邊活動;起初的構想是現場音樂秀,因為Ripply出生在新英格蘭區,而樂隊演奏是當地夏季活動的代名詞。於是1966年第一屆的活動便指派Ralph Rinzler負責策畫,而RinzlerCajun,也就是法裔路易斯安那州的音樂特別熟悉,他對爵士,藍調,以及有強烈蘇格蘭風的阿帕拉契山地音樂如數家珍,也從此成為策劃文化季的靈魂人物,直到他在1994年過世為止。The Mall以前並不是塊熱鬧的地方,Rinzler對於在The Mall規劃活動的靈感是來自民權領袖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King)有一回帶領群眾在The Mall上遊行,Rinzler
發現這塊大草坪是公共活動非常理想的地方。室內的博物館有空間限制,有活動上的障礙,有種種隔離保護和層層束手束腳的規矩;如果目的是想讓文化流傳在民間,何不就讓它在自由開闊的空間裡傳遞訊息?


 


每次走進Folklife Festival,我總會想,當我們愈倚賴今日的文明和未來的科技時,往往也喪失了愈多的生存技能;久遠的文化雖是昨日的產物,卻是能在廢墟裡重建人生的一切基礎。看到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裡,永遠有人這麼固執傳統簡單的活著,又有這麼多人關心並努力的學著不要遺忘,而這許許多多的堅持和守護,才是人類永恆的希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